视频简介:OK访谈 | 公链应当迎合市场,还是选择建设生态?
王冠:
星云链(Nebulas)和小蚁(NEO)联合创始人,OpenIP&IP圈发起人,毕业于东南大学,区块链行业连续创业者。
 
Q1:就目前来讲公链存在哪些问题?
这个问题其实不太容易回答,因为公链本身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东西,我们都知道区块链是一个模式创新,它不是一个简单的机制创新,这里边除了技术问题,可能还有经济学的问题,还有社群的问题,所以这些问题综合在一起时,每一条公链在践行自己的白皮书的同时都要考虑很多他们在撰写白皮书之前没有想到的问题。所以我想,这个问题很大啊,可能是需要一边去践行一边去思考和验证的。
 
Q2:有哪些问题是一些项目白皮书中没有考虑到的?
我觉得我们还在第一个时代。比特币是区块链系统的太初应用,所以它要更多去考量的并不是发展,而是生存。比特币是整个系统通过去中心化的共识来保证它的安全性,践行点对点的电子信息系统的这样一个支付功能。某种问题上来说比特币完美地实现了这一点。当然是有代价的,比特币的token发行机制和共识机制是二元统一的,它把整个经济体的发行权交给了矿工,这当然会使整个共识因为有激励变得很健壮,但是问题也会产生。比如矿工是不是在这个经济体里持续最有效发现市场增量的人?他们的角色也许是不重合的。所以中本聪在设计的时候为了安全性牺牲了可能性。我们可以看到比特币是很健壮的,但是同时它的生态的发展速度较其他的公链或者后期出现的链来说后续爆发力是不够的。所以直接导致了后面很多的区块链项目没有选择比特币作为承载的基础链,以及它后面的迭代,升级,一直都不能达成一个快速的低摩擦的升级和共识,这可以说这是比特币的逻辑。某种程度上来说以太坊是做了一次升级的,它更多的关注了出生后,解决了安全性之后,用什么方式激励社区去快速获客,快速膨胀或爆发式地展开。我们也确实看到了这样一个结果,比如smart contract智能合约。很多的开发者或开发团队选择在以太坊上去发行他们的token,把共识交给以太坊,自己专注整个通证经济怎么流转。因为区块链很热闹,我是一个从社区最初走到现在的人,看到它的热闹超乎我的想象,有的时候我觉得有很多情况或事情我是理解不了的,作为一个一直看着它长大的人我理解不了。我自己觉得挺失败的。比如为什么我们就变成了微商的一个模式。当然这某种程度上是一个现象,它不会成为常态。但是我觉得从极客社区出发的人多少还是希望整个的区块链经济或产业的发展是温和的,可持续的。我们不太能理解短暂绽放但是迅速枯萎的东西,尤其是这对于普通用户或者刚刚进入社区的用户是不够负责任的。他们可能会因为区块链的快速发展在某些程度上受到额外的伤害。所以作为一个想要真正长远推动区块链的产业发展的个人也好,团队也好,应该尽量减少产业带来的成本,必须要支付成本的话我们希望他们支付的越少越好。在这点上很多在以太坊上发起通证的发行的一些团队其实没有想的特别清楚。或者整个社区也过度地关注了资产端的现象,而忽略了整个产业发展的根本逻辑。所以我们看到很多项目有存在一些问题,技术永远要在有效的场景里边产生了比较优势,才是有价值的东西。简单标榜技术是不对的,有些技术还成为了营销的方式,变成了一种卖弄,那就更无聊了。就像核能,可以把它造成原子弹,也可以和平发电。另外过度依赖社区,也是一个风险,就是不考虑技术,不考虑要解决的问题,而是简单地拉人头,这也是不可持续的,某种程度上甚至会陷入旁氏的风险。这也是从头到尾,这个行业被妖名化或是污名化的地方。作为想真正在这个行业里做事的团队,当然是想去证明自己。以太坊做发行资产端是一次升级,或是一次效率的迭代,但是它的质量上做出了牺牲,可能也直接导致了整个区块链的资产一直在摇摆和波动。从这点上来说我们并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方式来解决发行,或者说现在的发行还不够完美,这是我看到的第二代。
 
第三代可以叫做空投(airdrop)。如果我们把资产的需求抽离了以后,区块链的逻辑其实很简单,回看比特币,比特币需要去销售它的token吗,不需要,比特币也不需要有利润才能支撑整个系统的运营,一个成功的区块链系统是内生的,不需要任何的外部喂养,它是可以自运行的,每一个进入到经济体的人都会成为协作网络的一个节点,他会把他的能量带入经济体,就像你开了一个市场,这个市场是可以产生源源不断的供给的,你只要把有效的经济需求分解掉,然后让它形成了一个循环,这个循环会形成一个正向的自我激励的状态。所以比特币并不需要额外的收入。所以区块链项目其实不需要额外的收益,公链肯定是如此,没有一个公链需要利润,它要解决好的是经济体的激励,让这个经济体可以持续地有正向激励的状态。让这个经济体更多得流转和扩大,把更多的资源带进来。以太坊在这方面做到了一半,它的共识不需要那么高的成本,但是发行还没有精准的airdrop。比特币和莱特币有什么区别呢,他们核心的技术和产品逻辑是一模一样的,代码是一样的,只是挖矿的机制稍有区别,那为什么两个经济体的体量有这么大差别,整个的排名上莱特币一路向下走,当然头部的项目会逐渐被稀释掉,新的项目会起来,但是莱特币的下坠速度比比特币快很多,核心逻辑就是,如果我们在这一刻把区块链冻住,我们可以看到持币者和社区的差别是最大的差别,两个一样的技术划出了两个不同的社区, 所以在投放的过程中简单地往某些地址上做airdrop是不对的。我们应该airdrop出一个经济体,在这时我们把所有的token都回收到手里, 以一个上帝视角去airdrop两群人,你把token airdrop给比特币的这些人和莱特币的这些人,产生的两个经济体,仍就是现在的两个经济体。所以他们基本的差别在于怎么样定义经济体里面的基本用户或是说元素,怎么去找到对整个经济体有贡献的人,给他们以角色,让他们进入这个经济体,进入一个能够正向激励的循环,这个我觉得是以太坊还没有解决的问题。这也可以避免整个行业的妖魔化。我们看到Vitalik谈到过这方面的构想,他也是谈到了这种简单粗暴的发行通证是不是必要的,是不是会对行业带来伤害,是不是有更高效成本更低的方式来促成区块链产业的技术进步及产品落地,他也提出了方案,这也是我们认同的方向,但是只是一个方向,具体怎么解决需要各个公链去制定,提出自己的方案。这是一个课题。我不希望区块链一直被妖魔化。我个人是非常坚定的区块链的信仰者,也没有想到它能成长得这么快。一方面感觉非常欣喜,一方面觉得每一次进场的新同学不要被收割。
 
Q3:公链想要长期发展需要做好哪些准备?
我们只是在区块链世界实验,其实在人类历史上我们已经试验了千百年,有文明以来,有成果的理论总结和践行的有效的方式并不多,并没有说哪种方式是完美无缺的,因为需求一直在变化,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即使一个经济学家也不能完美地跟你解释这个问题,经济学家并不能预测未来,否则就陷入了计划经济的漩涡。有时候凯恩斯是有效的,有时候哈耶克是有效的,所以这点上我们应该关注token本身流转的发展。经济体在沉睡的时候,所有人简单地持币,并不发生任何transaction交易的时候,经济体是死的。真正发生变量的并不是那些沉睡的token,而是在流转的token,token的流转和消耗的市场资源应该尽可能地小,带给整个经济体的增量或价值应该尽可能地多。也就是说要能比较好地设计token的流转机制。我们也看到过反向的例子,我刚刚讲过,如果你做了一次简单粗暴的空投,当这些token开始流转的时候,很可能是消耗的减分项,每一次token流转的成本会大于它对经济的贡献。简单的现象就像是有很多韭菜被割了,这是一个负向的激励,劣币驱逐良币的故事又会重来。
1
3